欢迎订阅!欢迎投稿!
投稿邮箱:jiaoyujiaoxuelt@VIP.163.com
你的位置: 首页 » 论文欣赏 » 正文
《教育教学论坛》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由河北出版集团主管,河北教育出版社主办、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终身教育工作委员会协办的教育类学术期刊。

《教育教学论坛》编辑部

QQ : 984958817

编辑部投稿邮箱:jiaoyujiaoxuelt@VIP.163.com

电话:0311-87766660 80820729

地址:河北石家庄联盟路705号 河北教育出版社 《教育教学论坛》杂志社 编辑部

产出导向法指导下的大学英语合作学习
2019-10-18

许名央,谢嘉欣

五邑大学 外国语学院, 广东, 江门,529020

 

摘要:根据产出导向法设计了大学英语合作学习的基本步骤和做法,并对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进行思考和分析。

关键词:产出导向法;大学英语;合作学习;教育教学论坛

College English Cooperative Learning under the guidance of output oriented approach

XU Mingyang, HUANG cong

((Department of Foreign Language, Wuyi University, Jiangmen, Guangdong, 529020)

AbstractAccording to the output-oriented approach, this paper designs the basic steps and practices of College English cooperative learning, and analyzes the problems encountered in the implementation process.

Key Words: output oriented approach; College English; cooperative learning

 

1 引言

所谓的合作学习是学生为了完成共同的任务,有明确的责任分工的互助性学习。合作学习鼓励学生为集体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而一起工作,在完成共同任务的过程中实现自己的理想。

合作学习理论是20世纪 70年代初兴起于美国,并在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中期取得实质性进展的一种富有创意和实效的教学理论与策略。由于它在改善课堂内的社会心理气氛,大面积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促进学生形成良好非认知品质等方面实效显著,很快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并成为当代主流教学理论与策略之一,被人们誉为“近十几年来最重要和最成功的教学改革。自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我国也出现了合作学习的研究与实验,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1]

合作学习的理论基础包括多伊奇(M.Deutsch1949)的目标结构理论,它从动机的角度出发,强调了合作目标对学生从事学业任务的诱因影响;以及皮亚杰学派的发展理论,他从认知的角度出发,重视合作学习对完成任务效果的影响(在达到小组目标的过程中是否每个小组成员都提高了自己的认知水平)。

合作学习在国内的大学英语教学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还停留在简单照搬的层次,未能形成面向中国学生实际状况的合作学习体系,合作学习在课堂教学中的比例不大,合作学习的效果也缺少有效的评价方法[2,3]

应用语言学领域的著名学者文秋芳教授提出的“产出导向法”理论体系( Production- oriented ApproachPOA)[4]为合作学习在大学英语教学领域的应用提供了理论武器。该体系包括3个部分:教学理念、教学假设、以教师为中介的教学流程,见下图:


产出导向法的核心是“输出驱动假设”,主张产出既是语言学习的驱动力,又是语言学习的目标[5-8]。产出比输入性学习更能激发学生的学习欲望和学习热情,更能够取得好的学习效果。换句话说,教学中以产出任务作为教学

起点,学生尝试性完成产出任务后,一方面能够意识到产出任务对提高文化素养、完成学业和改进未来工作的交际价值,另一方面能够认识到自己语言能力的不足,增强学习的紧迫感。

2 合作学习方案设计

合作学习方案牵涉到具体的合作形式以及学习过程中的活动和任务设计。以大学英语精读课程为例,合作学习的方案主要包括以下要点:

1. 合作任务的创建。合作小组首先必须是围绕任务来组织的。任务需要哪些方面的人,就应该按照要求来组织。因此教师必须首先定义任务的性质。那么什么样的任务才是合适的任务呢?当然是能够多方面锻炼学生英语各项能力的任务,包括听、说、读、写、译等,比较好的几种任务类别包括:

a) 信息差任务。提供信息不完全的介质给学生,由学生补全。例如提供一组不完全的叙事图片,学生根据想象补全图片并加以解释;提供一组不完全的对话,学生在该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信息差任务可以让学生很好地发挥其想象力,又可以在难度上进行控制,很适合学生英语水平差异较大的情形;

b) 调查性任务。学生针对某一主题展开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和对结果的思考在课堂上展现,或制作成多媒体进行展现。调查性任务可以很好的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也很容易将学生的个人兴趣与教学目的结合起来,不过这一任务的执行空间太大,学生对任务参与的积极性可以极大的影响任务的完成程度。如果学生积极性欠缺,他们制作的调查方案(调查问卷等)可能非常粗糙,调查也可能通过非常不负责任的方式进行,例如网上发放问卷,甚至伪造问卷;如果学生积极性很高,则可以制作非常精细的问卷,并采用经过精心组织的面对面访谈方式或手工完成问卷的方式完成问卷答题。因此调查性任务的完成程度不易掌握。

c) 创造性任务。要求学生完成某项创造性的工作,为便于展示和讲解,任务的成果一般是多媒体形式的艺术作品,例如ppt、视频、宣传画或学生力所能及的的实物(雕塑、手工艺品等)。创造性任务对学生的综合素质要求较高,在任务的发布上需要细致的设定。

d) 生活性任务。要求完成学生对自己生活的展示,或者对其他人生活的展示。这类任务的特点是难度不高,但任务内容相对平淡

 总体来说,上述四种类型的任务需要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布置。

2. 合作小组的形成。合作小组的形成方式是影响合作学习成效的关键。囿于教师精力的有限,不可能对每个学生的能力、特长都有详细的了解,因此也不可能完全依据学生的特性进行最完美的组合;因此笔者认为合作小组的形成应该采取“学生自愿组合+教师引导性帮助”的方式完成。首先合作小组的人数不宜过多,过多会导致学生“搭便车”,也就是某一个两个人累死,其他人闲死的情况,或者组内产生严重分歧使得任务无法实行。从笔者经验出发,一般3人或4人较好,两人的情况也可以,多于4人就容易导致组内合作状况恶化。其次,小组一定要有一个核心人物,或灵魂人物,他/她不一定是成绩最好的学生,但一定是头脑最灵活的,而且合作能力比较强、责任心比较强的人;在男女搭配的小组中,个人魅力(外形)也常常成为核心人物的重要标准。如果不能形成这样一个小组核心,小组的任务完成情况一般都不太理想,因此教师必须及时了解的小组的构成状况,并适当促成核心的形成。最忌讳的情况是小组形成了多核心,常常导致显性或隐性的内部派系斗争,极大地阻碍了任务的完成。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教师应该对小组进行拆分,或者进行说服工作,保证“单核心”的状况不变。

3. 合作学习的程序设计。基于产出导向法设计合作程序,教师需要在这方面付出最大的精力。一般来说,教师需要首先明确需要培养学生哪方面的能力,是以表达为主还是以理解为主?是偏重于内在创造能力的培养还是偏重于人际沟通能力的培养?可以在多个任务的设计中对上述不同的方面予以侧重。其次,明确了需要培养的能力之后,在程序的设计中就要紧紧抓住这一培养目标进行设计,详细规定学生在任务的各个阶段应该完成的工作,以及对工作的可行的评价标准。对任务的描述越详细越好,评价标准应该完全可行,而且能够被学生接收,并且尽量消除漏洞。评价的公平性也是需要慎重考虑的,因此一般不宜以教师本人作为唯一的评价者,而应该引入学生团体或第三方。借助网络工具和自媒体工具可以大大降低多评价者造成的评价成本(例如基于手机的在线评分系统)。最后,对任务完成情况的评价最好以实时反馈的方式通知学生,使得学生可以在任务过程中迅速了解自己的完成情况和获得的评价,这有利于提升学生的任务积极性和形成对自身的正确认识;而不是教师“悄悄地”打分,直至任务结束后才给予一个无法清晰解释的分数,学生从头到尾都蒙在鼓里,甚至可能因为对最终分数的不理解产生抵触情绪。有些教师可能会担心这种实时反馈对任务完成较差的小组形成压力和负面情绪,但笔者认为这是教学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的问题,学生必须面对并克服,而不是给予虚假的安慰。

3 合作学习实施及问题反馈

合作学习可以配合当前较为领先的翻转课题教学形式来实施。合作学习使得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得到提高,因此教师完全不需要采用全程灌输的方式进行教学。翻转课堂这一形式将宝贵的集中教学时间用于解决学生自主学习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难点,非常适用于合作学习。目前对翻转课堂的具体实施形式并没有统一的标准,笔者认为,基于产出导向的翻转课题形式应该具有如下特点:

一是部分保留传统教学形式。对于中国学生而言,经过了十几年的课题灌输学习,大家已经充分习惯并接收了这种形式,骤然完全改换会形成强烈的不适应,因此必须保留部分传统形式的教学,也就是纯以教师课堂讲解为主的教学。一般来说这部分传统教师适合安排在任务初始阶段,由教师带领学生进行任务导入,帮助学生了解任务所需的学习范围、能力背景、完成的重点和难点。这样做可以帮助学生树立完成任务的信心,并帮助学生确定学习方向,提高任务完成的效率。

二是善于发现和挖掘问题。翻转课堂的主要任务就是解决学习中出现的问题因此教师必须深入了解学生的任务完成过程,并敏锐的发现其中具有共性的问题,将其在翻转课堂中提出,和给出解决问题的路径。作为初学者,学生在探索过程中最难的不是解决问题,反而是发现问题,类似于“老虎吃天”;得益于互联网提供丰富的信息资源,解决问题反而相对简单。

三是合理安排翻转课堂的时间。作为合作学习任务的一部分,除了用于课堂讨论,任务完成后的展示环节毫无疑问也需要占用课时,因此教师需要仔细安排课时,保证学生的成果得到充分展示,又不会挤占作为主体的课堂讨论。学生在课堂上进行讲解是常见的展示方式,但是为了控制时间,我们也可以采用视频展示、ppt播放等方式代替,这完全取决于教师想要培养学生哪一方面的能力:是外在表达能力还是内在思考能力?根据实际需要予以取舍。

 

4 结论

作为一种较为新颖的教学形式,合作学习开始在当前大学英语教学中受到欢迎,同时也面临巨大的挑战。本文结合笔者对教学过程的思考提出以产出导向法指导大学英语合作学习,提出了一些实践性较强的实施意见。

目前笔者已经在教学过程中采用了上述合作学习教学方式,后续将对此方式的教学成效进行评估。在实施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包括:

1. 学习的合作部分难以达成。虽然大多数学习小组都能较好地完成任务,也可以展开密切的合作,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小组的合作流于形式,或者是有少数组员全程包办,或者是无人愿意完成任务,导致全组“破罐破摔”。这种情况下教师唯有以超强的耐心和细心加以辅导,根据具体情况确定解决方式。一般来说,教师可以通过组内任务的重新分配,采用更明确的任务分解来规定各成员要完成的工作来避免组员不能或不敢动手,部分可以通过心理辅导促成或改善合作状况。部分情况可以通过拆分小组来解决合作问题。

2. 产出导向容易偏离方向。产出导向提倡针对要达成的学习目标来确定学习任务,但在合作学习过程中,学生经常因为在自己感兴趣的环境花费过多的精力而导致学习目标的“不完全”达成,使得产出导向未能很好地体现。例如常见的小品表演任务,表达能力和创造能力两方面的培养应该有所侧重,一般来说教师会更注重前者的培养,后者的培养只能兼顾;但学生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常常因为个人兴趣只关注小品内容的设计,而忽略了表达环节的提升。这种情况需要教师对合作学习展开“过程控制”,及时引导学生根据最终目标来确定学习精力的分配。

参考文献

[1]  陈琦,刘儒德.当代教育心理学: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2]  皮连生.教育心理学:上海教育出版社,2011

[3]  朱文彬、赵淑文.高等教育心理学: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

[4]  文秋芳.构建“产出导向法”理论体系[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5,47(04):547-558+640

[5]  邓海龙.“产出导向法”与“任务型教学法”比较:理念、假设与流程[J].外语教学,2018,39(03):55-59.

[6]  张伶俐.“产出导向法”的教学有效性研究[J].现代外语,2017,40(03):369-376+438.

[7]  文秋芳.“师生合作评价”:“产出导向法”创设的新评价形式[J].外语界,2016(05):37-43.

[8]  张文娟.基于“产出导向法”的大学英语课堂教学实践[J].外语与外语教


返回顶部